生命与爱,还有文化

最近想买的书特别多。仿佛非把我房里的书橱挤爆为止才心满意足。

那其实也是我天天梦想着的;等到有一天那两座双峰塔承受不住,不堪一击倒下时,我想被我心爱的书压死也算死而无憾了。

几个月前把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啃完,对我来说具有挺强烈的震撼。村上笔下的人物,能让我的心泛起涟漪,引起不小共鸣,正是因为他用了亚洲人的眼光加上浓厚的西方色彩来看待这个世界。这同我打从心底的观点是几乎吻合的。

从很小的时候,中西文化的强烈碰撞就像一场严重车祸一样在我的世界里引爆。我生在算是挺传统的华人家庭,华文底子深厚(全托我娘用心良苦还有早开始看书的福)加上一些所谓传统的价值观及遵守习俗的那份心都还是存在的。而同时我对于语言的造诣也激发了我对西方文化的强烈兴趣以及认同感,从初中以来就死命认定,by some bizzare circumstances,我骨子里其实是流着欧洲人的血。我崇尚自由,向往生活在连空气也好像比较自由的欧洲。(美国治安算不上好,长住就免了)。这样的背景及先天的优势塑造了我的双语双文化素质,让我能自由的在中西文化之间游走。也因此就在人们都爱替“红毛派”或“支那派”取外号时,我侥幸的被幸免了。

但是两种不同的文化在一个体系里交流毕竟还是会有文化冲击的。在生活上的一些琐事能看得出来,比如说对于性的观念,或是对于事物的喜好和品味,想象空间里存在着的影像,还有就是对于整个生活的态度世界观。所以我特别爱村上他用了我能够完全体谅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在沉浸于西方音乐及文化时,同时地对自身的文化作出反思,尤其是对于自己的生命。毕竟,没有什么是比活出一场属于自己的生命来得更为重要了

所以我也想看看龙应台女士怎么样呕心沥血地在《亲爱的安德烈》里尝试与她的儿子沟通。因为我好像总是被沟通这学问给难倒了,尤其讽刺的是我在大学念的是传播与信息,沟通学也是一门必修科。

在中西文化的强烈碰撞下,她的观点我能够明白,毕竟想象着以后我的儿子会像安德烈一样一点都不难。然而,从安德烈眼中看这个世界就应该会像现在年轻的我看待这世界一样吧。多了一点叛逆,少了一点冷静;多了一份苍凉,少了一份体谅。

我们每天都与文化交战,至少我是如此的。在生命与爱之间,我们能沟通出什么来,我想还是得进行深入思索的。

(2007年11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